Suker † Housa

你好我是苏哈


【⚠️:养生博客禁止挖坟,违规者拉黑。错过了就错过了。请不让我觉得你关注我是为了挖坟。】


坐标石家庄/武汉

工科大学数媒狗

德甲拜仁球迷&中超恒大球迷。

其他喜欢阿森纳和尤文

德国队球迷&国足球迷

很喜欢郜林

混韩娱。少时饭,SM家的组合都有好感。

朴灿烈、边伯贤人蜜

国娱唯一的男人是陈坤

喜欢倪妮和刘昊然

喜欢各种拟人。

喜欢看维密。

玩阴阳师、基三、守望先锋,养老玩家类型。

cp只吃yys的,荒厨/博雅厨。

不撕逼不骂人。

没事画点画,写点文

不擅长跳热坑。

本性善良活泼,近期忧郁无常。

欢迎扩列玩耍啊!

就是一篇前传

《On the day we fell in love》


此文献给 @白槿_不写完《温暖如初》不改昵称 

*光切

*武术教练源赖光x体育特长生鬼切

*比较狗血的剧情x

*文渣复健作品,千万不要点开。



“人之间的交流,主要靠眼神,和心灵感应。”

“还有缘分”


#

源赖光不相信缘分,也不相信爱情。

但老者常说,缘分是个妙不可言的东西。

“你采访完了吗?”源赖光背着包,站在走廊的通道里,接受来自世界各地记者的采访,

但惟独这个记者的问题头一次让他觉得反感。

“源赖光先生,那么请问您对于今天这场比赛的金牌有何感想吗?”

“没有。”他轻描淡写的说。

“我不会再对任何奖牌有任何感觉。”

源赖光留下这样一句话,扭头就走了。

果不其然,第二年的国家队征召名单里没有他的名字。

他,退役了。


#

这件事过去了有十几年了。


可一想到这里就头疼,源赖光有些无奈。可他回忆起记者的话时,却总有一种

期盼的感觉。莫名其妙的,仿佛下一秒就会发生一样。


#


进入12月的京都已经是很冷了,不巧的是,天上正在下着大雪。交通瘫痪的跟车展一样,半个多小时都不见动静;源赖光的车卡在路边,他本来是想等车通行了再走,可这两三个小时都不动一下,车窗外的警察封住了前面的事发路段,整个路上都是喇叭声和司机们的叫骂。


“可真是没礼貌。”源赖光有些恼火,等到道路通行了,都已经是六七个小时过去了。


大雪还在下着,雨刷器刷掉掉落在车窗上的雪,车里的广播播报着杂乱的交通路况。源赖光被闷的难受,他一直皱着眉头,终忍不住的关掉了广播,把车开进一个正在维修的站台附近。车就停在路边,那里有一个废旧的地铁站,源赖光走到地铁站的门口,从口袋里摸出一根烟。


他把烟叼在嘴里,掏出打火机点燃它。源赖光抬头,随着烟雾飘动的方向看着漫天飞舞的大雪。


源赖光很久没见过京都下这么大的雪,他觉得有些反常,却也有些美。


可他不知道反常的事情还在后面。


大概是快接近凌晨,那个时候源赖光已经抽完了这一支烟,他低头把掉落在地上的烟头踩灭。闷头听见有什么东西在动,然后,他的胳膊被碰了一下。源赖光扭头看向旁边,是有一个人

跑到他旁边站着了,是个个子不高的人,穿着米色的羽绒服,巨大的帽子遮住他的面容,黑色短靴子,两只脚不停的在抖,看样子是冻坏了;而他背上背的用步包起来的长棍也说明了他的身份,源赖光一看便知,这个人可能也是体育学院的学生。


一看是个学生,源赖光还是有些无趣的扭过头。


“好冷。”那个孩子把手团在羽绒服的袖子里,声音都是颤抖的。


可源赖光不管这些,他还是照旧的从兜里摸出第二根烟点上,并看了那个孩子一眼。


他看着外面的雪,有一种赏心悦目的味道。却不想旁边的人却咳嗽起来,源赖光没有理会,孩子咳嗽的声音越来越大,甚至弯下腰。


“咳咳咳.........先生,对不起,咳,您可以把烟灭了吗?”那个孩子的声音听起来像是久经风霜一样,却带着一点习武之人的气味。


“啧,麻烦的小鬼。”源赖光猛吸了最后一口烟,不满的把烟踩在地上灭掉。然后扭过头,瞪着旁边的人。


那个孩子似乎是感觉到破坏了源赖光兴致一样,慢慢的直起身子,把团在羽绒服里的手伸出来,摘掉自己的帽子。


他抬头看着源赖光。


“多谢您,先生。我还在咳嗽,实在是闻不了烟味。”那孩子的眼睛看着源赖光,眼神里写满了歉意。可那孩子的眉眼却生的如此精巧,一双凤眼眼角上翘,左眼下的泪痣点缀出这张脸的百般妖媚,却又不失男孩子家的英气;他的脸很白,脸颊处还有被寒风吹过的红晕,嘴唇冻得有些微微发紫,冲源赖光轻轻的微笑着。


源赖光想起了学生时代学的“淡妆浓抹总相宜”这句诗。


他背不会中国古诗,可偏偏这句让他印象深刻。


而现在这个人,也偏偏让他印象深刻。


源赖光脑内飘过一万字的开场词闭幕词颁奖词歌词诗词歌赋人生哲学..........


“哦,无妨。”源赖光的脸不知是不是被冻的,突然开始红了起来。他盯着男孩看了好久。


那个孩子也再次抱以笑容。


“我是附近高中的学生,我们刚刚下晚自习,雪下得太大赶不上车了。”男孩说。


“嗯.......“源赖光那听得进去这个,他满脑子都是和这个孩子生二胎。


”先生,我叫鬼切。现在在练体育的学生,我明年就要高考了。”


“嗯。”源赖光梦想的一幕完整了。


“先生?您在笑什么呢?”


“啊,你几个月了……不是,怎么了?”源赖光被这一声温柔的问候拉回现实。


鬼切笑了笑,很轻,但是却很美。


“你什么时候准备大学的考试?”源赖光好不容易正经回来。


“我大概后年的春天考试。”


“练的什么?”


“武术,特长是剑道。”鬼切看了眼自己背后的武器。


源赖光捏着下巴,似乎在想什么。


良久,他才放下自己捏着下巴的手。


“剑道,这个科目校考科不太好对付啊。”


“你想过怎么办吗?”


鬼切的金瞳转了转,似乎是有些犹豫。


“我是因为喜欢,才决定走体育特长生的,不管考得上考不上,我都想试试。”

鬼切不好意思抿抿唇,抬头看向天上的雪。


好孩子.......源赖光心想。


“可这很难。”源赖光转过身,把口袋里的手伸出来,抱在胸前。


鬼切听闻,目光也不再看向天上的白雪,他转过来冲着源赖光微笑。眼神里透露出来的是坚定和一丝男孩子才有的温柔,或许可能他不愿意对此事多做解释,毕竟时间是可以说明一切的。


而源赖光却对这个孩子着了迷,他的眼睛就像一个金色的漩涡,让源赖光越陷越深,甚是不愿意再出来。世间所谓的情缘,大概也不过如此。


路灯下面的二人面面相视,透过凌晨的黑夜,白雪在暖黄的灯光衬托下缓缓下降。好似一幅韩剧中两个恋人相互告白的情节,可聊天的话题,却不是我爱你。


源赖光和鬼切聊了好久,没有什么热水和热饮可以暖手,鬼切把手放在嘴边,合十了不停的搓动,源赖光看着他,觉得这个画面又是可爱又是着迷。直到鬼切发现已经零点,他才着急忙慌的往家里的方向跑去。


“等一下!”源赖光从地铁站追出去,掏出一张纸片塞到鬼切手里。


“这是我的名片,如果你需要集训,打电话给我。”


鬼切把塞到手里的名片揣进兜里,抬头对源赖光笑笑,随后向他告别,背影消失在路灯黑暗的尽头。


源赖光望着他离开的方向,想的却还是他金色的双眸,眼角下的泪痣,还有那个扣人心弦的笑容。


说真的,源赖光此生从未被任何人真的击败过,可这回,他宁愿认输。


此后,当他想念鬼切的时候,就会去那个地铁站抽烟;后来,地铁站被翻新重修,源赖光只好放弃了这种思念的方式。他很想念鬼切,他的眼睛在夜里仿佛会发光,那是一种不刺眼又很温暖的光。


源赖光站在地铁站对面的路口,看着机器轰隆的响着,一点一点把这里夷为平地。他开始感叹,可能缘分并不是那么巧。


而鬼切呢,他还是一个单纯的孩子,他并不知道源赖光已经喜欢他喜欢的无法自拔,但是奈何找不到自己。他只知道,源赖光是蝉联世界冠军的前国家队队员,队里的主力;按理来说,这本和他并无缘分,可他瞧着这张名片,又陷入了沉默。


后来,他还是把这张名片小心翼翼的收进盒子里,翻开课本开始复习。


时间过了很长,两个人一直陷入僵局一样,一个被情所困,一个心无所想。


可上天还是让他们再度相见了。


夏天最热的时候,源赖光在家听着黑胶唱片,想着用这种方式打发时间,他慢慢闭上眼睛享受着空调的凉爽。可这个时候,有一个电话把他吵醒了,源赖光没好气的拿起手机应和一声,但下一秒他便没了被打扰的坏心情。


电话那头正是他期待已久的声音。


“源赖光先生?您好,我是鬼切。我是,来向您拜师的。”



#

那天源赖光的心情异常的好。


时间还有很多,我们来日方长,鬼切。



END

鬼切不使我头秃


他使我肉疼🚬


【存个档。画的不好就不打tag了。

军训在医务室吹空调的激情摸鱼。




是武理小哥哥!




被窝画的一点也不像理科男2333但其实是个手工大佬,能上九天揽月能下五洋捉鳖xxx




另外附上武理的图书馆和一堆牌子。这两天天气超棒的武理好漂亮但是军训真的贼难受。

我一定要说一句,我真的很讨厌挖坟。

左华师右武理。

就是两个人很简单的一个人设啦

华师:温柔细腻的文科生小哥哥,每天都很精致在打扮自己,主业教书育人副业美妆博主。没事写点文,感叹感叹人生。因为学校的小姐姐居多就对女孩子的心思看得很透,经常被戏称“妇女之友”。笑容很有感染力,尤其喜欢小孩子,似乎是太有耐心了所以和武理一样是不着急的性格。
武理:喜欢一个人发呆的真佛系理工男,反应有些迟钝,说话也很少。华科的好基友,日常一起搓游戏和讨论数学题。做事很踏实,好像除了自己的专业技术之外不关心别的。身为华师的邻居却没有他那样的精致,穿衣打扮都很随便,被武大吐槽是“一张好皮囊被糟蹋了”。很不会说情话,很容易害羞,属于行动派。

所以这两个人交流起来真的会很尴尬。
华师:武理你喜欢我吗?
武理:发呆ing)我怎么会讨厌你呢……

武理:华师你睡了吗
…………
武理:?
…………
华师:要睡了,怎么了?
武理:晚安

【今天的华师依旧在思考怎样打动对面理工科直男的内心】

在武汉开启了自己的大学僧活。
武汉的公交车司机真的好猛开车果然都和F1赛车手一样。
今天从武理工的一个小门穿过,就来到了华师。
两个学校真的好近!真的有鸳鸯门!这对也太好吃了吧……
华师小姐姐好多。我们学校真的就都是老爷们

原来死也要考到北京,滑铁卢了。

emmm……然后我就来到了武汉。

武汉理工是个很慢热的青年,他活得实在是太不着急了,相比起隔壁的武大华科,也许他的脾气算好的了……武大华科天天斗嘴,华师和武理就夹在中间,他们早就知道了,这两个人吵架迟早要吵到床上去。

所以呀,未来四年请多关照!

我这也算是了了一桩心事(´-ω-`)

混更。消失一个月了复建终于成功了😭
这是我女儿)

有俄罗斯血统的哈工大小哥哥。
(画的不像2333

从小说俄语长大普通话发音比较别扭2333日常打扮篇灰色系比较忧郁,经常因为听不懂大家说什么而烦恼所以有点沉默寡言。皮肤偏白冬天很容易脸红,看起来像是害羞但其实内心很强大也很能吃苦。
亲近的高校可以叫他的俄文名,但基本上除了哈工程都念不出来(x)😂

终于集齐国防七子的人设了(´-ω-`)

没错!我的防弹高校团!!!

C位出道!!!

冲鸭!!!

拿下MAMA榜首!!!x